相关文章

找厕所靠鼻子?深圳政协委员说段子求变

问题一:深圳部分厕所还是“大通铺”,没有隐私可言

在调研了福田农批市场的洗手间后,市政协委员、深圳职业技术学院物流系副教授王雪说,她觉得有点不可思议,漂亮的水果、干净的蔬菜、很多市民在此采购,但一到洗手间后,简直一夜回到了70、80年代,整个洗手间就是一个大的水泥槽,没有冲水设施,每一个蹲位连门都没有,跟深圳形象定位非常不匹配。除此以外,王雪表示,深圳的部分厕所不是用“眼睛找”,而是要用“鼻子闻”,臭味还是比较明显的。

针对王雪提出了隐私问题,市城市规划委员会委员、深圳雅本建筑设计事务所主持建筑师费晓华表示,这其实上升到一个如厕舒适度的问题,他说深圳的厕所革命在“舒适度”上应有一个大的提升,在常人所看得见隐私保护方面,坑位要有门,没有门是非常不雅观的。另外还建议厕所入口处应该“拐三拐”,不能直接进入就看到入厕区。

原省政协委员、市卫计委巡视员许四虎也说,男厕站位入厕互相之间影响比较大,希望设计给予充分考虑。因为上洗手间是个人隐私,可以在设计空间、隔板方面、私密性方面应该更多考虑。

问题二:男女蹲位比例不合理,女性入厕难问题

在议事厅现场,有市民提到,在深圳上厕所往往发发女厕要排长队,而男厕往往没有什么人,能不能在男女厕所比例上进行下调整,同时希望厕所多一点。

王雪说,首先男女公厕比例,在设计上一定是有问题的,因为男士洗手间站位、蹲加在一起是女性厕所两倍左右,再加上女性上厕所比男性长,导致了女厕经常要排队。因此王雪表示,在公共资源分配上,在设计的时候要考虑这个问题,新建的所有高楼大厦洗手间配置就要有一个比例。已经建成的洗手间,可以考虑一楼厕所全部给女性使用,二楼厕所一半男的,一半女的,这样比例就调整过来了。

市政协委员、新迪能源科技技术顾问刘波则说,女性上厕所难不是经常性,是偶然发生的,他建议采取一些潮汐厕所,厕所两边可以打通,采取人工智能方式,潮汐厕所,这样也减少大规模厕所投资,效果更好。

问题三:很多残疾人外出是不敢喝水,深圳无障碍厕所太少

市政协常委、残疾人综合服务中心主任王坚则关注了残疾人如厕难的问题。王坚说,由于工作原因,他会经常跟残疾人一起出行,发现残疾人出行的时候很少喝水,即使渴也不喝水,因为找不到无障碍洗手间的场景历历在目。即使找到了无障碍洗手间,能不能真正使用也是一个大的问号。有些扶手不能扶,有些无障碍洗手间不能用,有些坡道上不去,甚至有的地方连无障碍洗手间都没有。

据统计深圳市常住残疾人14万左右,王坚说,但日常在街面上看见残疾人很少,就是因为城市缺少无障碍设施,所以他们跟正常人隔离了。这跟毗邻的香港、国外相差特别大,到香港就能看到针对残疾人做出的一系列无障碍设施,方便他们出行,因此王坚呼吁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无障碍设施建设,把深圳的无障碍设施做成全国乃至世界做成标杆。

问题四:深圳缺少特殊卫生间,建议打造“第三卫生间”

除了无障碍厕所,也有观众表示,深圳缺少“第三卫生间”,当爸爸带着女儿如厕、妈妈带着儿子如厕,或者是子女陪伴行动不便的老人如厕,实际上不知道该去哪一种卫生间。

市政协常委、深圳市恒佳投资集团总裁朱小萍就说,很赞同第三卫生间的提议,现在很多老人出行需要子女陪伴和帮助。如果一个人上洗手间,如果父亲上洗手间,女儿陪伴他,就很麻烦。所以第三洗手间很有必要。老人上洗手间的时候可以由子女单独,这样体现了对老人的尊重和关爱。还有第三洗手间也可以年纪比较小的,父母带着孩子到公共场所,小孩太小了,如果妈妈带着男孩,带到女洗手间也很尴尬。所以第三洗手间也是需要。

问题五:深圳新建厕所怎么建,清洁人员配备不够

除了厕所的问题,还有清洁人员的配备问题,朱小萍就说,她到滨海大道海滨公园调研发现,厕位不是很多,一个清洁工要管理两个洗手间,从这个洗手间到达那个洗手间需要好几分钟时间。有时候顾了这边,顾不上那边。

对于深圳厕所还要往哪些地方改变的问题,朱小萍表示,深圳在硬件方面有很多提升到一定的程度以后,要规范化。许四虎也说,要增加入厕的舒适度,厕所的通风、采光是最基本的,还要增加一些其他设施,设置一些鲜花等等。

针对上述问题,深圳市城管副局长邝龙桂回应,针对现在公共厕所不足的问题,经过调查,在缺乏公共厕所位置要增设公共厕所,同时今年还准备在全市街头建100座特色厕所,也就是借鉴国际最先进的厕所,在街头建100座。现在已经跟万科在合作,在研究开发,准备4-5个月之内拿出成品。

而在管理上,将对所有的改造的这些卫生间、新建卫生间必须配备专人管理,还要建立公共厕所清扫指引修订。最后,开展公共厕所指数测评。而在场也有观众建议,不仅是职能局的人去参与测评,最好邀请全深圳市民一同参与。